貓在屋簷上靜靜坐著,周末午後,悶熱不已的天空凝聚著烏雲,典型的北台灣暑假天氣,即將要來一場暴雨。 以前也寫過這 […]... Read More
凌晨五點噩夢不止,復以蚊子嗡嗡之聲不絕於縷,爬起來殺蚊子,於是再也無眠。 老公殺蚊子有其特有姿態,先以玻璃杯覆 […]... Read More
即使之前在外租屋,每到過年都會買些春聯貼上,通常是除夕的下午,總是陰著一張哭臉的天,我匆匆地打開外頭鐵門貼春聯 […]... Read More
週六傍晚,吃完晚餐後突然又不想出門,K說:不如就來整理吧。 有些櫃子與忙亂中打包成箱的物品,久久未曾下定決心打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