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像是被鎖在壞掉電腦裡的一封寫不完的信
終於被好心人士善意開啟
信裡寫滿另一人的曖昧情緒
等著被人沾惹愛慾習氣

男人總在意著男人的眼神
女人總在意著女人的嘴唇
我在意著彼此的緣分
歷劫重生
也找不回熱情的淚痕

以前也寫過這些
轉眼間即將卅九歲 人生至此彷彿
  我:之前唱片公司
  吃完才是今天的重
   目前
限水第二天。目前水塔還有水,我
月全蝕讓天空的滿月蒙上血色,然
時常在 Twitter 上轉推
已經忘記是什麼原因看到駕籠真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