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週日都在上課,課程主題是產品經理國際認證,既然是認證,便與考試有關,老師邊上邊分析考試可能會出的題型,瞬間回到1997年的重考班。

最討厭考試了。

假如學習只是為了考試,那學習的意義便會打折,甚至消逝,考試是一種抹滅人性與自尊的玩意,我恨一切考試,與一切為了考試而教學的講師,聽到「考試會這樣考」之類的關鍵字憤怒便開始累積,有了翻桌的衝動。

這個下午坐在教室繼續上課,聽到第 38 遍「考試會這樣考…」的時候,突然開始思考為何我這麼討厭「考試」?

討厭考試可能跟重考班有關,更進一步說,可能跟高中新生訓練第一天教務主任的一句話有關。

那句話是:「上了高中,沒別的,就是要升學,要考大學。」

討厭考試可能跟高一上學期的社團有關,合唱團學長的一句話:「你們以為比完區域賽就沒事囉?還有省賽、全國合唱比賽…」

我們的生存被考試與比賽塞滿,都不在意這些是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人生,但除了這些與「考試」、「比賽」有關的,學習本身還是帶有正面積極意涵不是?可為何我如此憤怒?

繼續往前挖掘,國小五年級的某次月考,我開心地跟我爸說這次考89分,他嗤之以鼻:「才 89 分?怎麼不考 90 分!」

沒有讚美。
永遠得不到讚美的童年,除了沒有讚美,事實上連關注也沒有,總是一個人,一個人看展覽、一個人喝咖啡、一個人看電影吃飯,當憤怒的兩人戰爭開打,他會匆匆丟張千元紙鈔給我去吃晚餐,騎上腳踏車往天母中山北路前進,先去 Friday 吃客漢堡,再到附近玫瑰唱片買 CD ,戴上耳機,把自己與整個世界用搖滾樂隔開,把自己與沒有溫度的家隔開。

每當感到壓力大的時候,便找一家美式餐廳吃漢堡喝啤酒,一定要聽搖滾樂,一定是一個人,這麼多年以來無論考試或是被家庭戰爭排除在外,永遠只有一個人,他給了我錢,但不在意如何被使用,也不在意我的人生與一個人,他用錢打發我的成長過程,他自顧不暇,哪有時間給我關注?

情緒問題都不是表面那樣。
儘管這個課程是自己選的自己花錢,課程本身與工作息息相關而且完全沒有打算去考證照,除了課程本身以外,被牽動起來的情緒,彷彿是個嬰靈似的在耳畔喃喃自語:「該寫出來了。該寫出來了。」

繼續往前挖掘。
重考班就是要催毀每一個學生的自尊,無時無刻提醒你的爛與遜色,在外被羞辱以後,回到家還要再被羞辱一遍。(他們其實沒有羞辱我,他們自顧不暇)

重考的最後一個月,為了不讓學生有閒聊機會,甚至取消了晚餐時段,晚餐一律在座位上吃,不可以去休閒區,防止閒聊,閒聊是種窮凶惡極的罪過似的,萬般皆下品。

我走到附近文具店買了一本紅色的十分幼稚的、不精緻的筆記本,不是平日習慣的寫歌詞的那種沒有線條沒有記號什麼都沒有每一頁都是白的什麼都沒有的筆記本,就是最便宜的那種,告訴自己無論如何的人生,我還可以寫字,這是我這個月的日記本,就算是這麼低俗又便宜的筆記本,也可以承載人生。

反正都是一個人,我與我的字,只要能寫字,人生便能繼續下去。考試也是寫字啊但我絕不再參與任何測試,絕不。
我的人生只為我自己,寫我想寫的字,做我想做的事,沒有人可以命令我就算以斷絕血緣關係為手段也無所謂就算,斷絕任何關係也無所謂,反正都是一個人,反正我還能寫字,無所謂的。

字永遠不會背叛我。
永遠沒有人能夠干涉我寫字,就算是台灣人最喜歡的考試也一樣。

考試最下流。

以前也寫過這些
最近的購入新的魔法用品:春分魔
夾子小應於眾聲都在回顧自己的屬
「最近這兩次你看起來比較有神,
在姑媽的粉絲頁看到 T2 Tr
這台 Macbook Air
我都很喜歡,它們如同深呼吸時的
收到陳玉慧的新書《撒哈拉之心》
昨天下午無意間在第四台看到「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