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歲的課題是和解。
放過別人也
放過自己

我沒有想要跟她和解她也不會理我
她的人生裡總有些時刻有我我也終究有一段時間有她

音樂對我來說又愛又恨
都是她害的

這些事情即時屆滿十年,需要「原諒」花精
其實不是原諒她而是原諒

這將近十年來的我有什麼變化?
就像教徒一夕之間超過十年的信仰崩毀被抽成真空
到現在連講話時的發音位置都跟她一樣的我,還需要時間,

時間才是除了自己以外的盟友;不是偶像。

還有兩個週日要上課
十分理智的課
上完課時間也到這一年的最後

然後
我就有時間在週日無所事事的下午寫一篇部落格
闡述寂寞
分享憂愁
承諾一定會回顧這即將屆滿的十年的我的

轉折

一定會有那種死忠歌迷說:喔你看你終究還是鬆口臣服於偶像那無與倫比的作品她這麼強大你這麼遜色
一定有那種還想要踢一點偶像早期作品被強暴犯般的我強行打斷的

阿十永遠是打醒我的人
他讓我猛然驚醒
我們就是同一個象限的人啊我們練習微笑

好。
今晚應該停止,週末再說。

但我真的沒有想要評論有人想要評論那是她的事

以前也寫過這些
離開你以後,生命有了過去從未有
一早醒來發現小光醫生過世了。
在大掃除,天很冷,身體很熱。
我有一個位在公寓地下室的車位,
後來,我迷戀起扇子。 可以把臉
這個千年古城果然與極為現代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