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說一個喜歡的帥哥:4 張士豪

Posted in Leave a comment

「我叫張士豪,天蠍座O型。」

沒有一直喜歡陳柏霖,但張士豪永遠在心底有一個位子。

沒有喜歡看電影,但「藍色大門」在心底有一個位子。

假如 Damon Albarn 是那種玩世不恭的屁孩,那麼,張士豪就是那種腦子空空但傻人有傻福的屁孩。對我這種「很麻煩」的人來說,最需要的就是這種腦子空空但傻人有傻福的屁孩朋友,想不起來過去三十多年的人生裡是否還存在這種朋友?

許多「很麻煩」的人認為這個世界同樣很麻煩,要不就強迫別人也接受麻煩的生活方式,要不就對於不麻煩的人置之不理,也就這樣活下去了。

無論麻不麻煩,人生都是這樣活下去,每個人獨自旋轉。

 

以前也寫過這些
喜歡戴門的過程就像喜歡搖滾樂的
因為這則推文,所以決定展開新的
看到推特上有人列出課本上所謂的
艾美懷絲死的那晚,北台灣的凌晨
這是個網路詩的時代,臉書上層層
這是第一次讀宮部美幸的書,全都
第一次讀這本書的時候是去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