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說一個喜歡的帥哥:3 Damon Albarn

Posted in Leave a comment

喜歡戴門的過程就像喜歡搖滾樂的過程一樣,從細皮嫩肉(差點打成「細皮嫩受」)的中二屁孩,到現在的邋遢大叔,那些年跟著 Blur 笑鬧喧囂,那些年聽到 Beetlebum 的迷幻搖滾才愛上布勒,一開始我都直盯著葛拉罕不放,我愛黑框眼鏡,無視主唱更別說呆但是不萌的鼓手。

不記得從哪一天起開始迷戀 Damon Albarn 的,可能是高中最後一年下定決心陸續把專輯一張一張買齊,聽到 Tracy Jack 實在太不可思議整個晚上重複播放一百次,也可能是後來看到 Boys & Girls 的 MV 戴門先生超級屁孩的模樣看著看著就射了,.,…

終究沒能在台灣看一場 Blur 的生人演唱會,終究沒能親身體驗可威說的「鯉魚」在台下張嘴眼巴巴地等著 Damon Albarn 噴出的口水,葛拉罕老了以後十分憔悴(只比  Thom Yorke 好一點)所以就被除名了況且他也不再戴黑框眼鏡),戴門還是屁孩屁孩的,老的那種。

  
  

以前也寫過這些
「我叫張士豪,天蠍座O型。」
因為這則推文,所以決定展開新的
看到推特上有人列出課本上所謂的
艾美懷絲死的那晚,北台灣的凌晨
這是個網路詩的時代,臉書上層層
這是第一次讀宮部美幸的書,全都
第一次讀這本書的時候是去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