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有河 book

Posted in 遊蕩Leave a comment

686 在有河 book 的粉絲頁貼出書店即將結束營業的消息。

安靜的書店,隱匿在淡水河岸人聲雜遝的街道二樓,沒有被提醒便輕易地被忽略。登上狹長樓梯推開門,炎熱的週六午後,安靜的書店,櫃檯後面的 686 在擦汗,我對他點頭致意,寂寞的致意,寂寞的詩心。

滿牆壁的書,暴龍似的藍天,逡巡一遍,又進來了三個男生。686 走到窗邊,對著低頭看書的女人說:「不好意思,等等一點半有活動,所以得請你先結帳….」

「沒關係,我也只會待到一點半而已。」

「我很緊張,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耶….」坐著的其中一個男生聲音有點不安,另一個男生則拚命安慰他這是他的詩集發表會,會來的都是他的讀者,不用緊張,只要朗讀自己的詩就好,剩下的就交給主持人即可,完全不用擔心。

「所以主持人是誰?」686 問。

「喔…就我啊哈哈….」安慰詩人的男生靦腆地笑了。

「你要不要喝點酒?很多人在座談會之前真的會緊張,喝點酒可以幫助放鬆喔…」686 似乎也看出詩人的焦慮,用過來人經驗安慰著。

「好啊….你們有什麼酒?」

瘦小的短髮女人搬動著桌椅,沒有太理會幾個男生的對話,既非詩人也非主持人的最後一個男生輕聲問她:「妳是隱匿嗎?」她點點頭。

「啊!她就是隱匿耶…」我在心中小聲驚呼,但什麼聲音也沒不敢發出。就像當年在誠品外面看到夏宇牽狗走過的時候,除了傳 line 告訴可威「我看到夏宇了!!!!!」以外什麼也沒有做,身為一個歌迷該做的就是些發瘋失控的讓偶像驚呼墜落的舉動但身為詩迷….

總覺得一個過於客套的攀談都會玷污了那些在心底小心藏好的詩人。

「所以…你是?」隱匿問第三個男生。

「呵呵…我是他的粉絲,今天跟著一起來他的詩集發表會」

「那你要給他簽名嗎?」

「啊!這是你買的詩集耶!我怎麼可以隨便在上面簽名呢?」喝下幾口啤酒,本來已經鎮定下來的詩人,聽到要簽名,突然又歇斯底里起來。冷氣規律的馬達聲在小小的有河 book 竄動,我們推開門離開詩與詩人的小空間,重新回到人與人聲雜遝的淡水街上。

過去對於淡水很是抗拒的因為想要逃離歇斯底里的原生家庭,每次來淡水全身緊繃一秒也不想多待,戴著耳機把整個世界隔絕開來,假笑、客套、敷衍了事然後告別,有蟑螂的不甚乾淨廁所充滿灰塵與雜草的荒涼新市鎮,直到搭上往淡水捷運站方向的小巴士,一切才能稍微鬆懈下來,那些年腸胃問題如同怨靈纏繞不休,淡水捷運站的廁所因為大量遊客老是客滿,連再遠一點星巴克也是。沒有乾淨舒適的好廁所,沒有快樂的人生,這就是淡水。

但終究淡水也是會變的,因為我變了。

以前也寫過這些
十一月的台北忽熱忽冷,這種天氣
新年離家兩天一夜,自己決定的,
從來沒有這樣一個星期,把自己丟
很久沒到北投一遊。 從小在石牌
直到離開才驚覺自己忘了拜訪阿菊
感謝阿十帶我們去看藏身在內褲中
風和日麗無預警地在臉書公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