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場時,大螢幕裡升起了由七面超大蘋果符排成的八卦陣,搭配雷射光點竄動著,整個神戶國際會館彷彿與靈界空間接上線,椎名林檎的剪影就在布幕後面,襯著鋼琴與同管樂器唱起「凡才肌」,全場林檎迷雖然有點冷靜,但整齊地倒抽一口氣,神戶場「彼奴等がゆく百鬼夜行2015」正式開始。

整場演唱會林檎不停的掉東西,旗子掉完掉口哨,每次蹲下去撿拾的時候就在想那短到不能再短的裙底會不會曝光⋯?

音樂方面當然無懈可擊,但由於從去年 12 月的「年女的逆襲」、今年 8 月的「垂涎三尺」到「百鬼夜行」,一年內看三場生蘋果畢竟太奢侈,大多數時刻我都在觀察女王的一舉一動,對照著腦中埋藏著的那些年在許多場演唱會 DVD 實況中穿插著的練團實況片段。

「下剋上高潮」的林檎還很像高中晚上翹家去跟大哥哥們混夜店玩耍的小女生、「發育地位」的林檎就變身樂團團長,一下指揮團員寫歌詞、一下又教吉他手抓和弦,直到「雙六高潮」階段,林檎就真的變成歌手了,忙進忙出的工作人員在她的身邊四處流竄,她一個人則靜靜坐在角落擦汗休息。

那些年的林檎資訊不若現在容易取得,她私底下的模樣只能靠這些幕後片段彌補,看著她跟團員聊天時模仿歌劇演員唱歌搞笑、看著她在 PUB 用玩具鋼琴彈本來要當出道曲的「溜滑梯」⋯⋯

你知道,當真的愛上一個歌手以後,除了歌與唱歌外,總還想多了解些什麼,還要再多一點,再多也不夠。

演唱安可曲之前,照慣例是林檎與樂手間的麥克風喇咧時間。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但神戶的林檎迷笑聲不斷。

真正地愛上一個歌手之後,歌手就會成為一個活生生的人。只有活生生的人才會有笑有淚,才會跟你一起長大,你知道她依舊是那個在家看電視找不到遙控器就寫了首「遙控器」、去紐約看了場煙火回來就寫了首「似長而短的祭典」,你知道椎名林檎還是那個什麼事都想寫成歌的女王,你知道你和她之間就是會有那種默契,那種默契就是在唱「ちちんぷいぷい」的間奏時,全場必定會大喊三聲「Ringo!」。

演唱會的高潮是唱「御典騷祭」時,大螢幕出現了百鬼夜行動畫,那些傘怪、狐狸、、琵琶精、長舌精、蝙蝠等小鬼們排隊出巡,整個會館群鬼亂舞,加上 HZM 狂爆的鋼琴,十分震撼。

但今晚安可曲不是「虛言症」還是小小失望了一下。

不需要臥軌什麼的也沒關係喔

現在能為你歌唱的我也總是破破碎碎的活著

當人生的列車持續往前推進,人破破碎碎的活著,被清洗、切割;被研磨、撕裂,總以為在新宿雨夜照相館樓下的喫茶店可以找到什麼未來,新宿也去了幾次,新宿的雨夜只會令我想要趕快回到飯店房間,我是個旅人。

 

 

via December 17, 2015 at 05:43PM

以前也寫過這些
Billboard 常常幫助大
一直很喜歡這首歌但不知道原曲,
今晚海洋音樂祭的「搖搖樂」邀請
以下這段話引述推特網友: 看到
夾子小應於眾聲都在回顧自己的屬
如果說 2015 年的關鍵字是
一直沒有真的喜歡過伍佰,但這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