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在相親 ,一隻柯基一隻柴犬,雖說是相親,但柴犬的主人想伸手去摸柯基時卻差點被咬,是個不太懂禮貌的準媳婦。

我的生命中只有一隻狗。

original

上一次看到毛毛已是半年多前,顫危危的步伐與乾瘦身軀顯示已經日薄西山。不打算再去看牠,有時候揮別也是種責任與完成,尤其是面對某些予取予求的行為,不揮別就變成一種還不完的債,自己為留下來是負責,越留下來越是兩敗俱傷,誰又有權力要求別人一定有義務對自己全權負責?

婚姻制度或是親屬關係不過也是人類自己定義出來的。

 

以前也寫過這些
已經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到咖啡館坐
自從裝了 MOD 以後,的確比
昨晚華航的空服員走上街頭大罷工
一間會議室。 區公所的會議,由
終於跟好久不見的上野先生、王姐
昨天下午無意間在第四台看到「青
Facebook 推出「歷史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