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對於陳銘堯的有備而來(找了他口中的「網路界大前輩陳正然、詹宏志與律師),鄒開蓮顯得有些被動,對手拋出的問題,她也沒有在第一時間內全盤掌握,她的手下還說:「我當然不可能去現場。」其實他當然該去的,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不是?

陳銘堯緊咬Yahoo壟斷台灣網路廣告市場,強調:「媒體都大幅報導他們的成功,沒有人知道台灣還有很多網路公司天天工作超過10小時,卻只能求溫飽…..」

從頭到尾我都覺得他很狡猾,緊咬著廣告市場、公平交易等「商業利益」,就是不提「服務與技術」,有媒體問到這方面的問題,就宣稱「跟今天的記者會無關,不回答」逃避問題。

然後說要給網友、同業一起回應討論,但搞了個不能回應的blog是怎樣?實況影音似乎也很不順。
此外,陳正然在場的表現,十分耐人尋味。

他的頭銜仍舊是「蕃薯藤數位科技執行長」,他一開頭就說:「不知道我的好伙伴蕭景燈會不會來?」但經旁人提醒,他才看到蕭先生不但跟他一起進會場,還就坐在台上……

他強調,2000年蕃薯藤與GOOGLE合作,是不得已的,他希望這是台灣最後一次跟「外資」合作,台灣不可以沒有自己的媒體,像有線電視已經被外資掌控了,媒體絕不可以再被外資掌控。所以呢?台灣的網路事業就該繼續閉門造車下去?

詹宏志呢?
他給我的感覺是:「逃避自己代表PCHOME的身分,強調『自己是網路觀察家』」,媒體問到任何有關「開記者會背後有無公司決策」等問題,就說「我感覺到受侮辱」然後逃避。

他一直強調自己「對任何企業的併購等等都樂觀其成」,但是「Yahoo+無名」就是不可以,因為這樣台灣的新網路公司將不再有生存空間,他覺得現在大家拚命往中國跑是不對的,台灣的網路環境比中國好很多,網路公司不應該一直去中國發展。

最後是yahoo的部份。

鄒開蓮強調yahoo從上到下都是台灣人,拿新台幣、按台灣法律納稅,不是外資,請不要停留在web1.0時代以業者決定一切經營的思維,應該要專注於更新更好的服務開發。

不過她只反駁了「外資」的部份,既不回應「公開合併案細節」,也沒想過她們的服務都是「買來」的,也不是他們創新的。

再說,人家好歹也搞了個blog給人家討論,妳連給人家討論的意圖都沒有,切!

結果,我的感想果然還是:「狗咬狗」。

以前也寫過這些
我在拍電線桿上的標語。 一對母
原文刊載於 KKBOX 「音樂
他說聽起來,新的工作好像跟原先
依然覺得這是一場夢,偶像大老遠
很久沒有去記者會了。 我並不特
生命中總會遇見各種人。 有些人
沒有錢、沒有大公司依附,是不是
因為已經不再跑娛樂新聞,金曲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