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 Mutual Core 乾過癮

Posted in , 身體Leave a comment

今年原本決定要去日本聽碧玉(Bjӧrk)演唱會的,也不管她的 Tour List 到底有沒有排日本,反正就這麼決定了。

偏偏今年初,該死的椎名林檎宣布要把「東京事變」解散,於是要聽 Bjӧrk 的錢通通給了東京事變,在東京,人生本無常。

離開東京的時候,心想:「反正九月還會有員工旅遊,九成九又會再來日本,那時候或許還有機會……」

也的確是去了京都,不過依舊與 Bjӧrk 無緣。

還剩七十多天吧?這個網站就會過期。接著,就必須決定這個網站能否繼續下去,我已經思索一段時間了,還沒有做出一個最好的決定。人生本無常,所以我還在找答案,答案可能將會找尋到死,可是我盡力了。

並沒有因為它可能即將消失,就不再寫下任人字,即使它明天將消失,還是可以寫的,「寫字」本身的意義是極為個人,我也可以讓這裡變得只有我自己看得到,決定往往都在一念之間。

前幾天, Bjӧrk 在粉絲頁說她聲帶的問題似乎有好轉,所以 2013 年可以繼續為大家唱下去,旋即,我又瞄到國家文藝基經會的「海外藝遊專案」補助計畫,於是想到 Zaylin 可以去申請呀!

也許只是一個玩笑。接著又想到,如果今天是我自己想到申請這樣的計畫,該定下什麼主題呢?

這幾年困擾我最嚴重的是和身體之間的相處出了嚴重問題,從不間斷的腹瀉深深影響了生活的一切,也許主題就是:「腹瀉的旅程-我在世界各地找廁所」,前言:「從台北街頭一家便利商店的公廁開始,我踏上一段走到哪拉到哪的旅程。」

因為腹瀉而不願出門,因為腹瀉,而到世界各地觀察廁所,由廁所觀察人群,由人群反思自己,這是一個主體與客體關係的體驗。廁所從來都被旅人視為救星,卻很少被當成回憶的重心;廁所的好壞反應了該地居民對於生活的態度,比如東京的廁所就比大阪乾淨,東京連墓園外的公廁都不會顯露出陰森破舊感。

我有辦法駕馭這個主題嗎?我開始懷疑自己的文字到底可否從自我地獄中脫困。也許明年 Bjӧrk 的演唱會可以讓我明瞭這一切,無論,她會在哪一個城市開唱,無論我到底可否到達現場。

以前也寫過這些
最近的購入新的魔法用品:春分魔
夾子小應於眾聲都在回顧自己的屬
「最近這兩次你看起來比較有神,
在姑媽的粉絲頁看到 T2 Tr
這台 Macbook Air
我都很喜歡,它們如同深呼吸時的
收到陳玉慧的新書《撒哈拉之心》
昨天下午無意間在第四台看到「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