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的對話片段:

我:不過有時想想,生命中和誰親密和誰疏離,真的難以預料,人世無常。
微笑:一點也沒錯,情感的給予其實是無法保證回報,硬想用付出來勒索回報,最終只變成丑角。付出應該只因為我們想付出,但難啊..….

傳完簡訊有一點哀傷,不過再不寫完剩下的論文明天面對米老師絕對會更哀傷!十五頁好像跑不完的馬拉松啊TT_TT
(一不小心把燈泡打破,這下連偽檯燈都沒得用了….)

這段文字在我看來就像是專職作家趕截稿時的碎念,其中甘苦當然只有作家自己知道,但是這樣轉念一想,原本枯燥的學術文章立刻變身文學創作,似乎敲擊鍵盤的同時,也心甘情願了起來。

不管是最早的Plurk、Facebook,還是現在的Twitter,我總是需要一個可以記錄「當下發生的事情」的地方,而且最好是照片/文字相伴,智慧型手機的產生的確讓我可以實現這個念頭。

然而生活本身常常入戲太深。

生活本身的不愉快,總也不時讓自己失去力量,腿軟無力的時候,即便是有這種「當下發生的事情」的紀錄,也還是得催眠自己這是「另一個人生」,才會真的像是「被催眠狀態」似的乖乖接受這一切。

學生時代我討厭上學。
看著家裡大人天天出去上班不用考試,異想天開地把「上學」這件事情當成上班,去學校便是去辦公室,竟然也開始接受「上學」這件事情了!要說我很好哄騙也真是如此,總之我是一個需要「模擬情境」的人。

文章がうまくまとまらないときは、バラバラのまま付箋に書いて、 並べ...
前半は3年前に書いた原稿だから、いまのわたしの感覚と違っちゃ って...

柳美里每天都會把自己趕稿的狀態用照片發在Twitter上。
可能每30分鐘可能每2小時,無論是電腦螢幕或者改得亂七八糟的原稿……

可可之前接下一份得在一個月不到時間內寫完80篇稿子的工作,當時他也是每天在玩「拼圖蒐集」遊戲。他的Plurk上常常有「3/80」、「5/80」這樣的文字甚至真的自己做了一個有80個空格的圖,每寫好一篇就貼一張照片去填滿一格,當空格數越來越少,人彷彿也越來越有鬥志。

把目標與進度放眼前對於需要完成工作的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事情。


2009

我也喜歡看寇特妮奶奶用電腦的照片,她最近又恢復了Twitter帳號,成天在上頭寫歌詞或者回復歌迷留言。

當工作壓力很大,或是忙亂到無力的時候,看著與我距離如此遙遠的作者與歌手,透過網路即時傳遞的同樣在工作的照片,甚至「同樣在使用Mac book Air」工作的歌手的照片,往往讓我更有勇氣面對眼前做不完的工作。

我想網路、智慧型手機或者社群平台的意義對我來說其實是這樣的。

以前也寫過這些
離開你以後,生命有了過去從未有
一早醒來發現小光醫生過世了。
在大掃除,天很冷,身體很熱。
我有一個位在公寓地下室的車位,
後來,我迷戀起扇子。 可以把臉
這個千年古城果然與極為現代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