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一場不high的演唱會

Posted in , 遊蕩4 Comments

聽了一場不high的演唱會。聽完領了本畫冊,餓著肚子回家,還跟K吵了一架。
“也許你們是太胖”
女歌手說。
她說你們也許太胖,如她向伍迪˙艾倫取經的歌「肥胖者的悲哀」一樣,所以演唱的場地瞬間縮水。場地也太無辜了些,場地又不會熱漲冷縮,怎麼事前沒預估場地的肚量有多大呢?

一場延遲開始,卻準時結束的演唱會啊,實在令人難堪,音樂都變得迷幻起來,投影出來的影片再再惹得我傷心,「再也回不去了」。

是陳小霞寫給張信哲的歌。我愛的歌都不被市場接受,這實在不是什麼重要的事情罷!今天我坐在總是去的咖啡館寫字,一坐下來,店員就拿了支耳麥給我,問是不是我上週掉的?我一看就高興地說對啊,妳還記得噢!

我喜歡這樣的默契,總比花了錢還被質疑變胖來的高興。

以前也寫過這些
686 在有河 book 的粉
新年離家兩天一夜,自己決定的,
從來沒有這樣一個星期,把自己丟
很久沒到北投一遊。 從小在石牌
直到離開才驚覺自己忘了拜訪阿菊
感謝阿十帶我們去看藏身在內褲中
風和日麗無預警地在臉書公布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