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堡日記……10

Posted in 城堡日記Leave a comment

台中亞緻(ONE Hotel)2009.3.27 002

交屋。

照片是之前去台中的飯店房間,希望未來的書房也能佈置成這樣(也不是不行,只要把四周弄暗、弄盞檯燈就好了……)。

交屋時,賣方還為了八天差額的房屋地價稅有點不悅,好像是她覺得稅單下來後,我這邊因為賣海外基金,所以多拖了一周,讓她得多付八天的錢……

仲介沒跟我說這件事情,所以我一頭霧水,也不想幫她出這錢;仲介、代書似乎也不想因為這樣而交屋不成,於是趕忙調解。

我想這女人,是真的賠錢賣屋吧。

交屋程序蠻多:點交、交換各種繳費收據憑證、代書說明法律規範、解釋戶口申辦……因為對我來說這些都很陌生,於是我很專心地在聽,連K在旁邊跟賣方講別的事情,我都無法分神。

感覺取向的我,這次無法再旁觀,畢竟這是房子交易,陌生得緊。

終於辦妥一切手續後,我們到附近鎖店挑了鎖,到新家換鐵門鎖、信箱鎖與地下停車場大門遙控器拷貝,然後又到戶政事務所、與區公所辦理戶口名簿、門牌補發與健保費轉移等事情。

拿到一張只有我一個名字的戶口名簿,我是戶長;拿到三張特殊紙質的土地權狀,有我的名字。

期待之後K遷進來的那天。
期待除了我的名字以外,還有K的名字並列的權狀的那天。

眼前,還有許多難題待解。

這空間屬於二人;卻也擁有各自獨立的部份。

我還坐在這個即將離開的房間裡。
它尚未有遷徙的跡象,但快了。

我思考著,我不能總是一副旁觀者姿態,而把事情都丟給K;我思考著我不能總是自我感覺良好就算,自此,沒有其他大人可以擋在前面與走在後面。

雖然我是老么,但我已經成家了。

空間對我的意義有兩個層面:心靈的與身體的。
唯有身體的部份先解決,才能讓心靈因為外在環境穩定而有所依歸。

*

我總覺得,我在家族裡的腳色定位非常奇怪:我不是長孫,上有哥哥下面還有許多堂、表弟妹,但偏偏我最受寵愛,得到家族勢力的贊助而得以置產。

先不提尚未出社會的晚輩,光是我有哥哥這件事,就很耐人尋味。

以前也寫過這些
夏宇: 「反正漏著水 水電工就
今天是情人節,而你又將離去。一
我有一個位在公寓地下室的車位,
貓在屋簷上靜靜坐著,周末午後,
又開了家新的早餐店 (Take
時光留不住..... 我的假日
凌晨五點噩夢不止,復以蚊子嗡嗡
即使之前在外租屋,每到過年都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