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要回來了。
我們十分期待,卻也十分擔憂,我們的許多問題必須解決,我們的未來還很長遠,我們還有許多關卡與學習要完成,這才是伴侶該做的事情。
我還有很多部份沒有讓你知道,那些部份是我自己也不想去觸碰,太陰暗了,但它們常常會偷跑出來。你曾說過,你不喜歡陰暗性格,那樣會讓你覺得人生沒有希望。
我知道。

以前,我以為陰暗的人生才特別,讓我這個過度平凡無奇的人有一點悲劇性的驕傲,這樣看起來雖然可笑,但是那些陰暗面從最初刻意營造,到了後來成了我內心底層根深蒂固的核心,也許自小受到的對待逐漸因為這些陰暗性格而發酵,成為嚴重的後座力,這些性格無法根除,只好學著與之和平共存。

我回頭看左邊的窗外,窗外陽光燦爛,可是有的時候陽光對我來說卻像是硝酸一樣致命的凶器。

植物們都枯萎了。即使每天澆水、曬太陽,牠們還是不適應這個房間,我不明白,難道我一定要跟牠們說話嗎?
我承認我沒有跟牠們說話,對於沒有回應的生物,沒有「交談」,我不知道該說什麼。
這就是我喜歡狗的原因,因為狗會把主人當成牠的唯一。
飼養寵物的人很是寂寞,他們的內心必定擁有某種掌控欲,因為再現實生活中不一定能全然滿足這種欲望,所以藉助寵物宣洩。

如果你要問我那些不敢觸碰的陰暗面到底是什麼,我一時也說不上來,因為那必須在特定的情緒下才能誘發、才能說出口,反正我們的時間還長。

*

這個狗年,好幾對情侶都感情觸礁。
大部分都跟你說了,還有一對最後才發生,就是秀英和她男友Alex。
初三晚上,我們去吃Wei B,整晚她男友都不發一語而且臭著臉,喝了酒之後,開始高談闊論,對我們講的每一句話都抱持激烈的反對,而且結論都是「那都是你們這些無腦的台灣人的觀念」。後來回家後,秀英有在MSN上跟我道歉,說她男友被寵壞了,很幼稚,被老板炒魷魚就變成這樣,抗壓性過低。她說她覺得自己很可憐,雖然在一起七年了,可是越來越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去忍耐一個老是長不大又吃軟飯的男友,為了他,她放棄了很多機會。

七年啊,七年真的不算短,七年前我在幹嘛?
七年前我大二,最痛苦的一年,哈!

*

等你回來以後,我們再來寫信吧。
我必須透過書寫,才能比較理性思考一些平日因為環境影響的關係無法深入思考的問題。

以前也寫過這些
剛從東京回來,便獲得電吉他一把
其實我有嚴重的人群恐懼症,在沒
因為你,我更確定了我自己。 本
夜晚自山上鳥瞰台北夜景,你說與
2年前寫的一些字,現在看來相當
過度勞累,今日休假,也沒去野台
接到簡訊,你說副連長一直找你麻
最後總是這樣˙沒有終點˙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