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418364 作者 布魯斯桂

(2009 年舊文)

躺在草稿匣裡許久,讓它出來透透氣。

二手書店,書、雜誌、CD,轉手再轉手靈魂不滅定律,價格衰落價值見仁見智,像是棄嬰像是一婚再婚的渴愛女子。

昨晚在二手書店,買到了兩顆不得善終的靈魂。
薄薄的書滿滿的情緒,渴愛而不可得之愛;渴慾而不可德之慾,相差幾十年的兩顆靈魂,其實毫不相干,被我在這如同舊衣回收廠的二手書店低價買進,亦永遠無法高價賣出。

詩人!不可重視眾人之愛,
他們的嘈雜掌聲消歇迅速,然後
你就聽見蠢夫的批判,與
群眾令人心寒的訕笑。
你當屹立,靜定而岸然;
你是國王,國王有自己的生命。
你自己的自由的精神召喚你
要你完美你的夢開出的花。
有成莫求讚美,
讚美存在於內在;
你就是審判者,
而且是所有審判者中最嚴格的。
你自足而心安嗎?那麼,
且任烏合之眾肆口喧嘩,
任他們對你聖壇的火,
任他們對你神殿裡繚繞的香煙吐沫

亞歷山大   普希金【致詩人】

我嗜讀情慾文字,因為自身情慾高漲與需索之故,從情慾出發;我撰寫文字宣洩高潮之外的情感,會不會有一天我的靈魂亦將不得善終?

在噗浪上我是一個無防備者,當下思緒流轉,那是人格中的顯性;在自己的窩裡(我剛剛寫成「渦裡」,也的確是個「渦」),則是我的靈魂、我的內在,既可示人又不可告人的,需要鍛鍊,無法口不擇言。

親愛的你:

昨晚我在二手書店買了兩顆寂寞的靈魂,他們為愛而活;因情而困,最後死於愛情的困頓與不可得……這世界有千萬人落得如此下場,只因他們沒有寫下情愛的血淚史,沒有作品留下以傳世,我知道我必須寫下這些,我的人生最後唯有文字才能映證我自己。

下班顛峰時間的台北捷運,車廂廣告談星座,天蠍座適合當作家;多愁善感得緊。
這是不是一種自我陶醉我不知道。

以前也寫過這些
「我叫張士豪,天蠍座O型。」
喜歡戴門的過程就像喜歡搖滾樂的
因為這則推文,所以決定展開新的
看到推特上有人列出課本上所謂的
艾美懷絲死的那晚,北台灣的凌晨
這是個網路詩的時代,臉書上層層
這是第一次讀宮部美幸的書,全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