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東沒有派對拿下 2017 金曲獎三項大獎

以下這段話引述推特網友:

看到最佳樂團頒給了草東,真的是有股時代意義感啊!
五月天的時代是愛、希望與勇氣;草東卻是反映了這時代的不公跟諷刺,灰暗與絕望。
五月天雖是票房保證,但卻沒有能力反映這世代年輕人的煎熬跟絕望。
終於也進到下個世代了。

第28屆金曲獎仍有直播任務,坐在開了冷氣的書房內,iPad 播著頒獎典禮實況,Macbook Air 則同時放送著 Facebook、Twitter 與 Line 上各種亂七八糟的群組訊息流動,當最佳樂團獎頒給草東沒有派對時,我尖叫又拍手,伴著冷氣轟隆隆的聲音,週六的晚上,這個被稱之為「鬼島」的國度。

這個被稱之為鬼島的國度終於開始鬆動,像我總是因為工作、環境或是情緒因素而僵硬的肩膀一樣鬆動,一成不變的死亡,威權與國族主義的死亡,老人終究會死亡,那些過去總是用一種「上對下」態度往死裡打的既得利益者開始嚐到被打臉的苦果,但這只是開始不是結束,檯面上美好的粉飾太平都是假象。

去年我一直覺得這個世界終於鬆動了。
去年一直覺得所謂的「主流」、「既定印象」與不可撼動的「霸著權力不放者」都開始鬆動了。到了 2017 年,這個感覺更加強烈,尤其今年金曲獎評審團主席是黃韻玲。

到了 2017 年,黃小玲同學也終於走到了可以擔任主席這一步。我小時候從「藍色啤酒海」就開始無條件支持的黃韻玲啊,也終於在即將邁入五十歲的時刻,被如此官樣的典禮選為評審團主席,那些年聽黃韻玲會被同學嘲笑「這什麼鬼」的時代,唱的人與聽的人都備受歧視的年代裡,從 1988 到 2017 年,「春暖花開」 MV 是西門紅樓演唱會現場,我戴著白框眼鏡坐在台下開心拍手的樣子被收錄其中,畢竟在她 1993 年演唱會後,「友善的狗」雜誌上也有我的投稿,我是多麼深愛著黃韻玲,即使她這幾年的專輯因為宗教因素沒再認真聆聽,但總是相信黃小玲同學對音樂的執著,不會因為任何歇斯底里又充滿利益交換而變質。

所以,第 28 屆金曲獎不只是草東,盧凱彤拿下最佳編曲人獎的時候我也哭了。

同志婚姻議題不久前才在台灣有了突破性的進展,Ellen 在金曲獎頒獎典禮上那段被網友瘋狂轉貼著得獎感言:「謝謝她讓我生命更完整,我知道這個世界不完美,我的音樂也不完美,我的人也不完美,但有了妳,誰還需要完美。」

這次金曲獎不是分豬肉,絕對不是,這屆金曲獎在黃韻玲的帶領下,絕對展現出評審團自己的觀點,威權已經鬆動,世代終於交替。

以前也寫過這些
夾子小應於眾聲都在回顧自己的屬
如果說 2015 年的關鍵字是
一直沒有真的喜歡過伍佰,但這首
自從裝了 MOD 以後,的確比
恭喜「草東沒有派對」登上 KK
曾經有這麼一顆 logo 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