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還是買了 viviennewestwood 的自傳

第一次讀這本書的時候是去年八月底,在高雄誠品書店。那是人生首度遠處自我放逐之旅,但仍舊充滿各類「熟悉」符碼---好比阿十、好比山蘇、好比誠品。

好比到高雄的第三個夜晚就受不了沒有逛街與百貨公司的夜晚,搭上捷運跑去誠品,胡亂逛一陣之後拿起剛出爐的這本書立刻坐在木質地板上開始翻閱,從第一頁開始讀---這年頭還有幾本書是從第一頁開始翻閱的?

離開高雄的那天下午,離上火車時間還早,再度前往誠品拿起這本書繼續翻閱。人在異鄉,難免需要一些熟悉的事物,就算是即將離開也一樣,Vivienne Westwood 彷彿那樣熟悉,某一年的生日禮物便是她的羊毛圍巾,儘管幾年後把那條圍巾遺忘在捷運上,也還是上網又買了一條,以防在嚴寒時節赤裸裸地露出脖子,赤裸裸地坦承佈公。

「坦承佈公」是多麼艱難的一件事。

最近某小孩正在進行能力提昇計畫,某次面談的時候,她跟我說:「我想我沒辦法跟任何人『敞開心胸』,說出心裡想說的話。」

在他人面前彷彿「有話直說」的我,事實上是個總是「演」給別人看的人,龐克是外衣,內心很貓咪。已經忘記最早認識 Vivienne Westwood 是什麼時候,除了性手槍、Sid vicious 外,還有什麼符碼緊繞著龐克老太婆不放?

 

 

 

以前也寫過這些
這是第一次讀宮部美幸的書,全都
週六走路路線通常是搭捷運到東門
今年認真地看了幾場巴黎時裝週(
在姑媽的粉絲頁看到 T2 Tr
已經很久沒有看電影了,尤其,是
去英國玩的 J 幫我拿了免費雜
在山蘇的房間床頭有個書架,好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