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分魔法油

最近的購入新的魔法用品:春分魔法油。

非常奇妙的用品。

三月初一切甦醒,但自己的身體還在一個沈悶的狀態,精神上雖然不再無力,肉體卻仍不願醒來(也許身心不協調造成「誤以為」肉體不想甦醒?)。一個週日傍晚,百無聊賴滑動臉書,便看到青月巫作即將推出春分魔法油的文章,決定試一試雅典娜神諭的力量。

氣味當然很香,滴在手背上緩緩抹開,緩緩把肉荳蔻的味道吸到腦子裡,尤其是後腦杓---後腦杓總是沈悶地疼痛,又暈又悶的那種疼痛---約莫是國二開始的,擺脫了剛升上國中那場翻天覆地的不適應不良,生活逐漸上軌道,家庭撕裂狀態也在國二的時候癒合了,看似一切很美好,但後腦杓不明就裡地開始悶痛,總覺得意識快要退到眼睛後頭,一直退一直想要往後躺下,肉體繼續活著,意識則想要沈沈睡去。

那個每天都被分數追著打的國中生活裡,生活本身除了成績,剩下的就是音樂與寫歌詞之類的,但音樂與寫歌詞本身也就只停留於國二學生的一切。

揮揮道別的路程

搖搖頭擺回這情恩

分分鐘告別的冰冷

上路吧迷失的人

那年羅大佑幫娃娃金智娟寫了「曾經滄海」,當然是首隨時哼著的歌,但對於歌詞意境無法理解,你說他寫的好是真的,但好在哪裡說不出口,想問也不知該問誰,就像後腦的悶痛,也只能這樣一天拖過一天,總之這樣還能活著,疼痛不致命,疑惑也是。

於是,疼痛成了身體的一部分,得過且過也是,求知的慾望則被關在疼痛裡,你知道它就在那裡,你知道它,它不需要去理會,視而不見就沒有問題,久了也就不是個問題。於是身體逐漸也懶得跟意識溝通,反正溝通了也沒有用,該睡的時候睡不著,該醒的時候醒不來,稍微閃神就忘記當下的狀態,腦中一片空白,時間一直往前走,人還停在原處。

貓頭鷹的女神──智慧與美麗兼具一身,無與倫比的戰略以及勇氣,從不讓男神專美於前的戰爭女神──雅典娜(Athena)。然後我被推離神喻境界,起身後立即抽取女神神喻卡來確定神喻,一抽果然是雅典娜女神啊。

吸引我的是雅典娜,吸引我的是這句話:「不僅帶有雅典娜女神隨時準備迎向挑戰的戰鬥魔力,更有身為醫療女神的細心呵護」

經過去年一整年的休息養生,今年已經無法再躲起來等待了。從各種方面都可以看出,今年是混亂的高峰期,無論世界或是工作都是,就像重新回到熟悉的工作崗位,但必須用新的態度與方法完成它們,一切都是對去年休息養生的成果驗收,尤其是態度上的。

我的人生課題不就是情緒嗎?

而情緒不就是身體跟意識溝通的一種反應嗎?原本以為「情緒」就是個罪大惡極的造成自己失敗的元兇,但為什麼要把過錯推給情緒呢?對錯根本不是重點,接受情緒,與情緒和平共處,接受它,了解它,然後放下它。

終於理解這一切。
 
終於理解今年的一切混亂---無論世界的或是工作的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自己。
 
這瓶油因為很香而且寄到公司,部分同事分得幾滴,大家都覺得很香很舒服,也許沒人特別在意魔法的部份,一度我也是,畢竟這不是那種改運魔法油,擦完一整天好運連連,開始寫文章前右邊肩膀又開始疼痛,用魔法油輕輕按摩著,後來就不痛了。
 
終於,身體的疼痛被我意識,並且被理解、被治療。
以前也寫過這些
這台 Macbook Air
我都很喜歡,它們如同深呼吸時的
曾經有這麼一顆 logo 在我
服用花精第一日 沒有做惡夢,但
ㄧ些藥草茶— 藍色的:深度放鬆
又來喝放鬆的藥草茶 (女巫藥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