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 T2 Trainspotting 將不會上院線

在姑媽的粉絲頁看到 T2 Trainspotting 猜火車 2 不會上院線的消息,幹聲連連。

大聲喊幹是沒用的!

賣書就是這樣。我盼了整整八年,「猜火車」(Trainspotting)終於把20年前的卡司全部找回,拍了續集「猜火車2」(原名:春宮電影)。

這是影史大事。因為什麼樣的電影,導演與演員願意一起老去,老成續集書中角色的…

何穎怡的大耳朵貼上了 2017年2月18日

這是電影公司對於經典電影的蹂躪,也是對於觀眾智商的漠視。

有人說:「這部電影是多少人的青春回憶!」

但中年人的青春回憶在電影公司眼裡大概毫不值錢,電影公司大概不知道台灣電影消費族群並非僅限於嗜特效爽片的屁孩,中年人還是會為了回味一下年少輕狂的屎味花錢進電影院的,還是說,電影公司看準了這部片沒話題,故意先放消息不會上院線,把中年人激怒群起連署最後順應民意排了院線,好造成保證票房與新聞梗?

你看,這年頭任何事情都得提心吊膽處處堤防陷入精心布局的陷阱,但倘若不任由自己陷入棋局,人生又還剩下多少樂趣?

2016 年是「重整」的一年,2017 年呢?

親愛的你:

幾天前發現自己已經很長一段時間不跟你對話了,用文字,不把自己抽離出來看自己的身體,忘記了曾經習慣的生活方式,以為「重整」便是「重塑」,最好把一切都摳挖乾淨,不要一看就還是原本的自己。

怎麼可能完全把自己丟乾淨呢?

有些部分的自己不但無法拋棄,還會冷不防反噬生命,你永遠無法防備,只能接受這個事實。而無論結果如何,那都是屬於自己身體的一部分,接受這一切,然後讓它離開,不這樣做,人生永遠都在鬼打牆,你最討厭的鬼打牆。

有時候停下來看看自己目前的樣子,就要 40 歲了,從未真正鬆懈下來感受生命的每一秒,就像每次去找徐修推拿,最緊繃的永遠是肩頸,只要一點風吹草動,便會全身緊繃想東想西,把所有細節在腦中跑過一遍又一遍,斤斤計較著每個環節渴望找到錯誤;然後看有沒有補救的方法 —– 但人生,真的需要如此斤斤計較嗎?耗上整個生命斤斤計較不會讓人生比較舒坦,因為目前就已經不舒坦了,這個連假全身酸痛,沒有到動彈不得但就是酸痛,提醒著我一定有什麼事情又在暗自焦慮放不下,是什麼呢?

其實不過就是一直以來的問題:別人怎麼看我?我做對了嗎?

別人怎麼看真的這麼重要嗎?

真正的問題應該在於:對自己的一切都沒有自信,害怕承擔失敗的後果。

但自己又沒有其他辦法改變現狀,只好用擔心害怕來保持警戒,凡事都先做好最壞的打算然後等著失敗,如果沒有失敗便一臉詫異,也不敢面對成功的喜悅,以為那不過是運氣好。

沒有那麼多好運氣。

必須先接受自己目前的樣子,我們才能來談改變或是一起往前,否則只會繼續勾心鬥角處處防範,就像必須先接受身體需要動,不然肥胖與僵硬不會消失,才有後面的瑜伽及走路,否則便會陷入情緒的「補償狀態」,自棄又沮喪,覺得自己不可能改變於是最好什麼都不要做,免得失敗了將更沮喪失望。

2017 年開始的時候原本以為今年的課題是「原諒」,原諒一切已經發生過的,但現在覺得應該要再往回拉一點,變成「接受」,沒有接受哪來原諒呢?

以前也寫過這些
最近的購入新的魔法用品:春分魔
夾子小應於眾聲都在回顧自己的屬
「最近這兩次你看起來比較有神,
這台 Macbook Air
我都很喜歡,它們如同深呼吸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