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21年前玩樂團的童年

一直沒有真的喜歡過伍佰,但這首歌是我高一時發行的。

那時常常放學回家在 MTV 台看到,這是他的第二張專輯,當時還算「非主流音樂」的他,終於靠這張紅起來。

高一我還沒有玩樂團,乖得很,偶爾我哥從台中回來,他會帶我深夜去 Live a gogo 聽樂團表演,有一次就看到伍佰,那時候我才真正地被 Band Sound 震撼到說不出話來。

後來呢…後來我就開始玩團了。

但北投復興高中實在找不到什麼帶種的團員,所以就跑去 Scum 玩,認識了一大票當時被稱為「地下樂團」的人,骨肉皮啦、刺客啦、直覺、紅色指甲油….他們當時都覺得我這個穿制服、很娘炮的高二的小鬼很煩。

不過也沒什麼關係,因為在那邊跟樂團混讓我暫時抽離了不愉快的家庭,以及不愉快的異男妄。

玩樂團至少讓「我」這個主體不再渺小,不再被嫌棄被忽略。雖然聲音太細無法嘶吼、吉他彈得爛,貝斯、鼓也只有三角貓功夫,而且我是個娘炮,在那種純男性的樂團圈顯得詭異且格格不入,但還是感覺找到歸屬。

而且我會寫歌啊,我會寫歌詞。
那些長髮唱重金屬的大人都不太會寫歌詞,常常,他們就在台上亂吼一陣然後我就可以寫下一堆字;有時候怕他們覺得不夠好,就寫 3~4 個版本給他們挑,不喜歡我就再寫,反正我希望我寫的能被用,被用就很開心。

他們其實也沒有很忍心讓我一直寫,第二版就用了。

終究是要回去那個發臭的家,回去準備大學聯考的,終究沒有真的組成什麼團,但我在「地下樂團」圈玩得很開心,寫歌也寫得很開心,他們尊重我,也尊重我寫的字 & 旋律,他們把我當「人」看,就算我是個娘炮也一樣。

終究沒有把吉他彈好;貝斯與鼓也還是三角貓,但我寫了很多歌,很開心。

以前也寫過這些
夾子小應於眾聲都在回顧自己的屬
如果說 2015 年的關鍵字是
自從裝了 MOD 以後,的確比
恭喜「草東沒有派對」登上 KK
曾經有這麼一顆 logo 在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