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間即將卅九歲
人生至此彷彿一大片玻璃等著要碎
羲和敲日玻璃聲
李賀不知心會碎

寫完以上四句幾天之後驚覺多算一年,所有腦中跑馬而過的都提早了三百多個日子,真尷尬。

從去年延續至眼前的某些事件未果,思緒起伏仍舊持續著,於是人生課題便是--心理素質--無意間從我老闆在臉書上記錄跑完馬拉松的心得。

他說他明明還有體力,腿的狀況也尚稱穩定,但卻放棄了。

但放棄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只是看見了自己的心理素質不夠強健,要不要繼續往前全靠一念之間。

*

從去年此刻身體狀況跌落谷底至今,自己已經可以從谷底翻身,不料另一波突如其來的變卦來到眼前,它張牙舞爪地意圖恐嚇,我冷眼與之對望,笑了笑,繼續做我的事。

察覺到自己過去面對它,總是先陷入一段漫長的羅織罪狀,繁複綿密的妄想,把事發之前的所有細節摳挖出來,以為可以嗅出什麼腐敗氣味,就激動地指責都是這裡出了錯,都是自己的錯,都是命運的錯,這一錯就沒有明天,這一錯之前所有努力終將化為雲煙,沒有了。

沒有了又如何?問題不在於是否將會沒有,而是這一段漫長的羅織罪狀與綿密妄想帶來了什麼?似乎什麼也沒有。這只是人的情緒自我保護機制,把自己包進去,在一切指責迎面而來之前先自我指責,但其實沒什麼人要指責。

就算真的有人指責,那又如何呢?

此刻,對於眼前的一切仍然感到心慌。
心慌讓自己保持警戒,但心慌尚不致於讓身體焦慮,焦慮不時覷著縫隙鑽入,就像惡夢冷不防就來了,來了又走了。

惡夢終究會走,於是不再駭怕。

我想這便是我老闆說的「心理素質」。
近來的這個突如其來的變卦也許是在告訴我該斷的就要斷,該冷靜的就該冷靜,該發生的就會發生

該面對的,就不要逃避。

 

以前也寫過這些
  我:之前唱片公司
  吃完才是今天的重
   目前
限水第二天。目前水塔還有水,我
月全蝕讓天空的滿月蒙上血色,然
時常在 Twitter 上轉推
已經忘記是什麼原因看到駕籠真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