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間的戰爭

家裡大人繼續用 email 轉貼那些國民黨黨工散布的不實消息
這大概是老人們最接近科技的時候
他們轉貼的都已經是 24 小時、甚至 36 小時前的消息;並且早已經有打臉文反駁

「轉寄信」盛行的年代約莫是 1999 年,已經將近 15 年了,也就是老人的世界比現下年輕人整整晚了 15 年。

親愛的你:
無論這個世界會不會失控,我知道你是渴望失控,但世界不會永遠失控,失控總有理由。

E 說,就算有一天,經過失控而成立新政權,新政權還是有敵人,那些敵人就是失控的份子,失控的份子只搞革命不懂安定;安定讓那些打了一輩子仗的人心裡失衡,失衡的人就殺掉他吧。

所以你是一個革命份子?
我不確定我是不是,但我確定你是
何以證明你是
因為我不確定我是不是

王丹說回家的時候夏宇拉著他,提醒著:「要革命,也要記得寫詩。

你已經不寫詩了,因為你無法把詩寫成另一種樣子,當來自北方的霾害逐漸南下逼近,逼近了鼻頭逼進肺,不用蒙上眼睛就再也看不到眼前的光明。

15 年前你的長髮最後在除夕前一晚被逼著剪短,那麼地不滿,風吹不乾眼淚,這麼快就喝醉。你每天寫一封 email 給偷偷愛著的人,那個人從未回信過;你每隔一陣子寫一封 email 給大方愛著的歌手,那個歌手從未回信過。

真正的革命份子都是詩人,詩人的眼淚都是詩。詩人用精液寫詩,每一顆字都是嬉笑的孩子。

我終於留長了頭髮,拋棄了詩, email 通常不寫了因為等不到回信;等到的都是虛無主義,卅秒內的回覆短而洩氣,一個附加檔案可以說明自己想說的一切但自己沒有任何說明

陽痿的中年人不會了解自己的陽痿,他們繼續書寫虛無主義期待回信,早洩的附加檔案留下證據,自以為自己能搞定一切,最後他們也不想寫信,但那時代的人們已經靠心靈的力量交換彼此的唾液。

終究你要找到一個失控的理由,因為我不會失控。

你可能也喜歡